亚搏体育赛事平台

星番丨国产女精英,除了“职场脸”还差什么?

原标题:星番丨国产女精英,除了“职场脸”还差什么?

文 │ 星番

《亲爱的客栈3》播出了,刘涛一改前两季知心姐姐的温暖形象,变身为干练利落的女老板。

这成了该季播出时最大的争议。

节目开头,刘涛一身干练的白西装出场,让观众都错觉看到了安迪的影子,这哪里是前两季热情温柔的老板娘?!

不再是各种活儿抢着做,把嘉宾当孩子一样贴心照顾的涛姐,这一季升级为老板的老板娘,铁面无私的模样没少吓着来干活的员工们,连闺蜜林心如也没能幸免。

见到吧台瞬间兴奋地说可以泡咖啡的她,下一秒就被刘涛一句“所有的东西,尽可能的先服务于客人”给泼了冷水。

不光如此,对林心如马天宇面试表格的批评、对张翰质疑的果断回绝等,曾经“亲爱的客栈”成了如今“职场的冰与火之歌”,而刘涛的霸气侧露,也让不少观看的网友表示,不能适应。

看来,不管是在综艺里,还是影视剧中,想要演好一名职场精英,都不是什么容易的事。

女性当老板,早就不新鲜。随着这几年大女主剧的出现,以女性为主的职场剧也到追捧。这为演员们提供了机会,尤其是部分人至中年的女演员,不再被限制于家长里短的角色,开始穿上西装,在职场上发光发亮。

但从市面上多数职场剧里来看,不是每个人穿上西装,就等于能把“精英”光环一并戴在头上。如何演好一名职场女精英,这里面还是有些学问的。

01

想要演好一名职场精英,那首先来看一看,大多观众心目中认知的精英,是什么样的?

干练的外表、雷厉风行的姿态,一举一动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淡定稳重,迈着急促却笃定的步伐,穿梭在不同的商务场合,独立又自强。比如这样:

其实说到底,观众想看的、演员想追求的,都不过是三个字,“精英感”。但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要演起来却是个层层递进的过程。

首先第一层次,精英脸。

所谓精英脸,就是一张让人看着觉得高级,自带气场的脸。毕竟影视剧不是现实社会,想抓住观众的眼球,“精英脸”是第一块敲门砖。

从大众广泛认可的精英角色的长相中,姑且可以将精英脸大致分为两类。第一类:面部骨骼方正,给人一种大气感。代表人物如:袁泉、杨紫琼。

这两位便是典型的方正骨骼,无论是高且厚的鼻骨,还是方而阔的下颚,比起精致小巧的骨相,本身就给人以宽厚大气的感觉,加之岁月的沉淀赋予在人身上的稳重,一种高智精英感就这么来了。

亚洲女星中,日本女演员天海佑希也属于这类骨相,她所饰演的部分职场女精英,如《GOLD》中的早乙女悠里、《BOSS》中的大泽绘里子等,也颇受国人喜爱。用网友的话说:站在那里,就让人觉得可靠。

第二类:眼鼻轮廓锐利,给人一种干练犀利的感觉。代表人物如:梅丽尔·斯特里普、刘玉玲。

比起第一类方正骨骼带给人的大气沉稳感,这一类的骨相,则是要在第一类基础上,再加上一个“犀利”,简单来说就是三个字,不好惹。尖刻的线条带来的锐利感,本身就能很轻易地成为一层自带的气场。

想演好一名职场女精英,一张“精英脸”绝对是重要的加成之一。这不是说演员需要有多么惊艳的长相,甚至可以是一张中和了些许男性气质的脸。打个比方,如果非要顶着一张美丽精致却缺乏气场的“花瓶脸”,去演属于职场标配的“走路带风”,就极有可能出现以下的画面:

没有气场+演技青涩,整个角色就塌了。

但有了精英脸,也仅仅只是过了第一道门槛。娱乐圈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,演员们产出了一两个精英角色,却并不被大多数观众信服。

比如,《欢乐颂》中的安迪。

刘涛所饰演的安迪,哪怕放到现在,都是备受争议的。有观众觉得,她把华尔街归来的精英,身上带有的干练演得到位,但也不乏这样的吐槽,称安迪为“华尔街妈祖”。

这个吐槽的来源是,无论刘涛饰演的职场精英多么干练,身上都带着一种挥不去的母性感。

这也不是空穴来风。

她的长相方正大气,但是细数曾经的高光角色,前有《天龙八部》里温柔识大体的阿朱,后有《琅琊榜》中痴情坚毅的霓凰、《芈月传》中温婉沉稳后面黑化了的芈殊等,虽然角色性格不同,但是多偏重于母性的温柔与包容。

这些角色深入人心,刘涛也已经和这种“端庄女性”气质紧密合体,这导致她现在出演职场精英角色或者想走总攻路线时,总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。

虽说母性本身,也是一种强韧的气场,但这种气场,放在快节奏、利益为上的职场中,却是不太合适的。同类型的演员,如马伊琍,也存在母性气息偏重的情况。

这类女演员,自带的母性气息,大大削弱了她们身上的职场精英感。

与其硬拗雷厉风行的职场精英,倒不如将重点放在更适合的“坚强能干的贤妻良母”类型的角色中,比如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,或者男人倒下后,站起来扛家的贤妻。

所以,依据自身气质,找准合适的角色定位,是演员首要的工作。

02

那职场精英的第二层次是什么?

在气质不违和的基础上,大体可总结为:有内涵、有气场、有情绪。代表人物有,姚晨、袁泉、俞飞鸿等。

拿姚晨在《都挺好》里的表演为例。

苏明玉是个典型的通过自己奋斗,收获成绩与地位的独立女性,她也在这个奋斗的过程中,把国内职场那一套“社会法则”玩了个门儿清。

就比如刚出场的戏,一边打电话跟被辞退的员工“打太极”,表示自己的无奈。

电话一挂,直接转了画风,责问人事为什么还不赶紧把人辞退。

管理如此,到了自己的工作上,也是不要命的拼。为了争取一个被自己失误而毁掉的单子,不惜去合作方公司一等就是几天,遭到冷脸仍然自来熟的淡定自若,还把候客区当起了自己的工位。

终于等到见面机会,饭桌上为表诚意,她毫不犹豫就大杯酒灌下肚,像极了这个社会上每一个拿命去拼的职场精英。

身为销售总监的苏明玉,可以说是代表一种典型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“社会型”职场精英,而更多观众认知中的精英还有一种,代表人物是《我的前半生》中袁泉饰演的唐晶。

高学历高收入、头脑清晰、理性客观,袁泉本身清冷的气质,又给了唐晶“生人勿近”的加成,整一个典型的高阶层金融精英。

与男友理念不合,便果断说出“以后你的项目我再不参与”,但工作归工作,结束后照样相处地和气又温馨。

强大的内心便是她自信的来源,这股自信,就是她可以永远昂着头颅,平和直面前方一切未知的大气场。

但如苏明玉、唐晶这类工作生活拎得清的精英分子,在面对亲情、友情及爱情的纠葛时,也不可避免“神仙下凡”,平时在工作上看不到的情绪起伏,在纠葛面前都成了常态。

可以说,这个层次的女演员,岁月的沉淀给予了她们一个精英应有的气场与内涵,她们在职场内雷厉风行,在生活中喜怒哀乐。

但由于剧情的设定,她们有时候也需要在职场或生活中,出现情绪大起大落,甚至直接失控的场面,当然,这种偶尔的戏剧化,不仅不影响观众的观感,甚至会更加吸引观众的眼球。

到这里,基本就是观众广泛认可的国产剧职场精英的表率了。

但其实,职场精英的演绎,还有一个更高层次的空间。

这并不是说,第二层次的演员,没能力达到更高的空间,更多时候,是由于国产影视剧大环境的限制,禁锢了演员的表演发挥空间。

我们还是先来看看,这所谓的第三层次,究竟是什么。

03

第三层次:喜怒不形于色,真正的女王。

放到古代,职场女精英的最高目标是什么?宰相,甚至直接皇袍加身,做最高的武则天。

到了现代职场剧里,能拥有职场女王的气场,同样是多数演员的终极追求。代表人物:杨紫琼、克里斯汀·芭伦斯基、梅丽尔·斯特里普。

看过《摘金奇缘》的人,大概都忘不了一身Elie Saab礼服的杨紫琼,仅仅是站着,便自带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大气场。

就像《傲骨之战》中饰演黛安的克里斯汀,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的:

“饰演女强人,释放这种力量的关键是什么?

“DO NOTHING.”

一个细微的动作,甚至一个眼神便轻易震慑全场,所谓精英的最高境界,不外乎成为一位女王,威严、可靠,外震得住对手,内安得住下属。

但一个现状是,拥有这样气场的角色,往往更多出现在真正的职场剧中。这个真正的职场剧,指以职业为主线,日常生活及感情为副线,甚至直接一句话带过的剧集。

就拿《傲骨之战》第二季来说,这部豆瓣评分9.5,在烂番茄上直接100%的成绩,就可见其演员演技的精彩程度。

里面的黛安,在第一季的开头就不顺利,面对自己工作了一辈子挣下的财产,一夜之间被庞氏骗局骗得一干二净,她在短暂的崩溃过后,很快调整情绪,在即将退休的年纪,选择重新开始。

到了第二季,渐渐进入正轨的她,开头就接连参加了多场葬礼,葬礼的主角,不外乎是与自己同辈的律界友人。

这让年已六十的黛安不可避免地想到“死亡”这件事,而面对自己终将抵达的死亡,她的表现是,轻描淡写的一笑,直面现实,却也轻蔑现实。

能主宰自己的只有自己,这是这一层次职场精英的精髓所在。而之所以说,这样真正职场剧里的精英,是一种更高层次的表演,还有一个原因是,她们真正与职场合二为一,视职业为生命,在表演中,一举一动的细节,都充满着对职业本身的敬畏感。

这种敬畏感,在曾经的TVB职业剧、日剧、美剧中皆有体现,如大热的《傲骨之战》,又或是曾经风靡的《非自然死亡》。

这一类职场剧的格局是大的,而这样的大格局,也同样拓宽了演员能在其中的发挥空间。剧和演员的互相成就,使剧成了经典,演员也成为高层次精英演绎的代表人物。

一个事实是,这样的代表人物里,没有一位是常出现在国产影视剧中的。是演员们的演技达不到吗?恐怕也不尽然。

职场剧在中国是个奇特的存在,它以“职场”做标签,却让爱情、亲情、友情占据了它更多的篇幅。试想,如果把梅丽尔放到《都挺好》里,是不是也挺违和?

这就是国产职业剧了。

但再往深了看,这其实也不是国产职业剧的锅。

曾经与赵宝刚合作执导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的汪俊曾说过:“中国观众对性感的认识就停留在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或者小鲜肉。东方男人的趣味,决定了市场需要的要么是年轻的,要么就再老一点,中间那段年龄很难。

如今,中国愈发成熟的影视剧市场运作,在提高剧作质量的同时,也不可避免影响了它本身的艺术性。先是流量的加入,多数剧作更加去靠近观众的喜好,这也就有了年轻靓丽的职场精英,戏剧化的剧情发展,感情线的大量涌入。

大环境如此,之于好演技的演员们,也就应了曹保平导演对周迅的那句遗憾:

“周迅无法成为中国的梅丽尔·斯特里普,中国电影的现状似乎无法给她更大的挑战,这是周迅的困境,也是那一代优秀女演员的困境。我不觉得中国会有梅丽尔·斯特里普,因为你首先得有斯特里普能拿到的剧本。

再绕回职场精英身上吧。

总的来说,职场精英的演绎,是个层层递进的过程。

当然,第二层次,就已经算是不错的精英演绎,毕竟情绪大起大幅,只要能维持立体形象,就也并不偏离精英的本质。

举个例子,就像苏明玉。《都挺好》首先是一部都市家庭情感剧,这个背景本身就要求了演员在饰演角色时,需要更为外露的情绪表达,这种戏剧感,也会带动观众的情绪起伏。

因此,演员演到第二个层次,基本也就算是个不错的职场精英。

但俗话说得好,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,所以,想要再往更高的阶层进击,那也是观众们喜闻乐见的事。

只能说,愿这样的演员,将来可以接到一部真正的职场剧剧本。

也愿未来,中国影视剧市场中,能出现更多真正的职场剧。

责任编辑: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usmma2002.com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