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搏西甲联赛直播

原创 被活埋男婴能不能还给父母 要看遗弃真相和法律

原标题:被活埋男婴能不能还给父母 要看遗弃真相和法律

山东省民政厅:被活埋男婴已由儿童福利院临时代养

文 | 杜 虎

山东新泰市活埋婴儿事件进入第二个阶段。山东省民政厅最近表示,弃婴已经被捡拾人周某移交给泰安儿童福利院临时代养。目前,该名弃婴正在医院检查治疗,生命体征平稳。下一步,将根据公安调查进展情况和检查治疗情况,依法依规妥善安置,切实保护婴儿合法权益。婴儿该由谁抚养的问题非常突出。

民政厅的表态是合适的,既没有宣布即刻依法剥夺弃婴父母的监护权,也没有定论说由政府代行监护权和抚养权。这是因为,这家作出放弃病婴的内情尚未调查清楚,究竟是谁作出了活埋婴儿的决定需要明确。如果只是爷爷的单方面决定而父母没有参与,或者父母默许爷爷的活埋举动,后果都不一样。

采蘑菇的村民发现被埋婴儿

被遗弃的婴儿是双胞胎中的老二,生下后查出肺功能不全、两节脊柱有畸形,尽管医生告知是可以治好的,但仍没有阻止最坏的情况发生。所以,这一家内部的决策过程是怎样,是谁说话做主,别人又是什么立场,这对于判断弃婴的监护权状况是不可缺少的。就此而言,民政部门的审慎是负责任的表现。

从时间线看,婴儿在8月份被活埋数日后被周家人发现,然后送到医院治疗,周女士花费了五万元在孩子身上。10月份,病婴的爷爷到派出所告知,周女士捡拾的男婴是他家的,事情就此曝光。在这两个月里,亲生父母有没有找寻过,甚至有没有这个念头,恐怕都不是小事。

此前,当地民政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要将婴儿归还原生家庭后,激发了网友的愤怒。人们本能地认为,一个残忍遗弃婴孩的家庭不配再拥有这个孩子。这种朴素的愤怒提醒有关部门注意,在监护权的处理上必须谨慎,必须要拿出有说服力的理由,而不是随意处置,必须考虑到:活埋婴儿的举动,让原生家庭笼罩在不值得托付的声讨中。

在医院接受治疗

但现在的问题并不如网民想象的那样简单,儿童福利院如果收养弃婴,也得符合相关的条件。现在这个极端个案中,弃婴的父母确实可查,这就牵扯到一系列法律问题,远比福利院收养一个无名弃婴要复杂得多。

这就是眼下棘手的地方。在婴孩被挽救之后,监护权问题成了一个需要在法律层面加以解决的关键。收养法在类似这种案例上的实践并不多,甚至收养法本身对儿童福利院作为送养人的条件也有含糊的地方。具体到这个案件中,问题就是:儿童福利院怎样接管一名不是孤儿的弃婴?

网上的热议最后演化出来一个选择题:你支持婴儿由谁抚养更合适?这是不考虑法律的情感选择,但无法回避法律运作的实际。从情理上来说,捡拾弃婴的周女士是合适的,她有爱心有付出,但在法律上她不符合收养条件。原生家庭即使活埋了孩子,可它仍然是孩子的归属方之一,这就是现实无奈的地方。

活埋婴儿本身,足够让人愤怒。而愤怒也足够让人认为原生家庭应该被剥夺监护权,但对儿童福利院而言,也有一个实际问题要考虑,那就是:在明知道父母是谁、本质上也不是孤儿的弃婴,如何处理他未来与原生家庭之间的牵连?是全面隔离吗?可见,儿童福利院同样要处理情与法的矛盾,这也是机构慎重对待的原因。

男婴出院后在救助者家中 来源:南方周末

爷爷的举动,只是证明他这一辈不具备受让监护权的直接证据。省民政厅说“等待公安调查进展”,潜台词是指要评估父母是不是具备监护权的适格条件,包括但不限于他们在活埋病婴一事中扮演的角色。可以想见,这对父母的意愿、言行及态度,将会是这件事的下一个中心问题,不妨冷静等待。

总的来说,网民反对将弃婴交还原生家庭,主要体现为情感层面的社会认知。而在法律层面,无论是民政部门还是原生家庭,仍需要就监护权问题有一个最终的定论。这是一个情理法纠结在一起的具体个案,走出原生家庭的冷酷情感、突破不甚明朗的法律规定,兼顾社会道德评价,仍需要一个好的答案。

责任编辑: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usmma2002.com

Back To Top